提振民间投资 须破隐形门槛
作者:[尹传刚]       来源:深圳特区报       时间:2016-06-28
【文章正文】

    引子:
  日前,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民间投资政策落实专项督查工作汇报,要求以不断深化改革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会议指出,这几年各地在促进民间投资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督查也发现一些突出问题,如部分法规政策不配套、不协调、落实不到位等,这些都影响了民间投资健康发展。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 嘉 宾:匡贤明(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敬伟(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民间资本更懂市场规律,对于供给端和需求端有着更清醒的认识
  主持人:在经济新常态之下,提振民间投资可以起到哪些作用?
  李长安:民间投资是我国全社会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社会投资总额中占到的比例接近三分之二,是名副其实的投资"主力军"。民间投资的起伏会对国民经济持续稳定的增长产生直接的冲击。不仅如此,民营企业还是吸纳就业的"主渠道",假如民间投资不景气的话,那么"稳增长、保就业"的宏观调控目标就很难实现。在现阶段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下,如何鼓励和刺激民间投资的意愿,稳定他们的预期,就成为当前宏观调控的一项重要工作。
  张敬伟:民间资本贡献了60%以上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创造了60%左右的GDP贡献率和提供了80%左右的社会就业岗位。可以说,民营企业的崛起和民间资本的壮大,是改革开放的重大成果之一。经济新常态下,民间资本当可发挥更大的作用,破解更多的市场难题,充当产业转型升级的活跃因子。
  发挥稳增长的作用。让对市场更敏感、更灵活和风险意识更强的民间资本发挥产业要素作用,是走出经济低谷、维系中高速增长的正确选择。
  为供给侧改革提供助力。供给侧改革,一是要减少无效供给过多的产能难题,二是实现有效供给的增量。前面一个是做减法,主要是上一经济周期国家主导、国资响应下的过剩产能积累;后面的做加法,就是要让民间资本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方式,增加有效供给。民间资本更懂市场规律,对于供给端和需求端有着更清醒的认识。
  匡贤明:经济发展,不是取决于公共投资,而是取决于民间投资的活力;经济转型的方向,是从政府主导的增长转向市场主导的增长。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提振民间投资不仅仅涉及到短期的经济增长,更关系到中长期发展方式转变的进程。民间投资天然地以市场为导向,以消费为导向,是实现投资消费动态平衡的关键所在。因此,民间投资的广度、深度与活力,决定了经济体的竞争力。无论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还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实现创新发展,都需要发挥民间投资的主力军作用。
  只要能够稳定民营企业家的预期,民间投资增速就有可能反弹
  主持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4月全国民间投资增速为5.2%,不到全部投资增速的一半,其累计民间投资在持续下滑,原因何在?
  张敬伟:民间资本投资减少,既受国家去产能的影响,纷纷退出传统、落后产能,但是其他有利可图的产业,在市场准入上又存在着现实的障碍。加之融资难、融资贵、经营成本高企及看不见的制度成本等综合因素,民间资本对投入实体经济的投入减少,是不难理解的。只要国内外市场好转,给予民间资本更多市场准入机会,破解发展中的一揽子难题,会激活民间资本的创投积极性。
  匡贤明:民间投资下降有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就存在的,比如,市场开放还不够,有些领域民间投资想进去而进不去;民间投资负担过高,税费成本不菲,加大投资成本;产能过剩严重,民间投资动力不足;民间投资融资贵融资难,得不到金融资源支持等。
  这次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民间投资对未来的预期受到影响了。根子在于相关改革落实并不尽如人意,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些改革受到广大企业家的欢迎,但某些领域某些环节的落实情况还不尽如人意,这就是为什么国务院开展专项督查的原因。只要能够稳定民营企业家的预期,民间投资增速就有可能反弹。
  李长安:影响投资的主要因素是对未来收益的预期。如果对投资的收益有乐观的预期,那么投资者就愿意加大投资;反之,如果对投资的收益比较悲观,那么投资者就会削减投资。如今经营效益下滑的企业明显增多。在这种大环境下,投资需求特别是民间投资需求不足的问题就显现出来。除了这些原因外,对民间资本的鼓励和扶持政策不完善、落实不到位现象也十分突出。目前针对民间资本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依然存在,一些地方政府办事效率低下,对民间资本采取歧视性态度,以至于民间资本陷入投资"无门"的尴尬境地。
  调动民间投资,关键是改革要有突破,以稳定企业家预期
  主持人: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需从哪些方面的改革入手?
  李长安:要调动民间资本的投资积极性,需要从两个方面来入手:一方面,加快政府简政放权的步伐,特别是在破除市场壁垒、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上,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比如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应该说是抓住了问题的核心,假如能够真正落实到位的话,那么对提振民间投资的信心就是一个重大利好。另一方面,民间资本自身也需要转变观念,在供给侧改革的过程中不当旁观者,而是积极主动参与,要进一步改善投资结构,寻求投资方向的转变。从注重短期效应向注重长期效应转变,从消极被动地期待政府的扶持和帮助向积极主动地走创新之路转变。
  张敬伟:首先是兑现既往的对民间资本的政策措施,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从中央到地方,针对民间资本的善政惠政不少,但是在市场实践中落实并不到位。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定向性货币政策近年来也出台不少,但是真正让民间资本落到实惠和好处的不多。
  其次是降低民间资本的市场准入门槛,尤其是降低民间资本进入关键产业特别是具有垄断性的产业准入门槛,提升民营资本在这些央企、国企中的股份配比,将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落实到位。
  在对民间资本放宽市场准入的同时,也要针对民间资本的性质,实施合乎法治和市场规律的监管,充分发挥其在供给侧改革的正能量,约束其在投机市场的"任性"行为。
  匡贤明:要调动民间投资,关键是改革要有突破,以稳定企业家预期。要对短中长期改革有重点的突破。短期内,要有强有力的改革举措出台。比如,对某些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的典型案例予以公开查处,在此基础上,加上政策引导和支持,民间投资增速有望触底反弹。在中期,需要全面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相关改革举措,尤其是市场化改革要有实质性突破,真正使民间投资成为市场主体。从长期看,需要加快政府自身改革,尤其是加快市场监管体制改革,为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奠定制度基础。

中信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 CITIC Holdings All rights reserved